图片 1

图片 2

朱利安·奥培,一位来自英国伦敦的当代艺术家。作品以点、线、方、圆高度概括地勾勒出形象或者风景,简单明快、卖相好、辨识度高。我曾一度以为出自一位年轻的女性艺术家之手,但后来经进一步了解后得知,艺术家是出生于1958年的帅气大叔。自20世纪80年代出道以来,朱利安·奥培就以他独特的创作风格获得了来自诸多美术馆、城市公共项目等的青睐。

朱利安奥培中国首展 展览海报

最近,他的个展在东京歌剧城美术馆开幕,共展出了27件展品,其中包括两件声音作品,创作时间均为2018年或2019年。展览共分为三个区域,第一区域是其经典的人物像创作,两件大型作品《行走波士顿3》和《行走纽约1》颇为震撼。而另外8件以亚克力板为介质的二维作品就像是从两件大型群像中走出的八个个体,他们显然不同,却又极为相似。有趣之处则在于作品的名字,从《背包》《纹身》《毛巾》《商标》到《刘海》《耳机》《毡帽》《手机》。看到《纹身》这件作品时,我不禁会心一笑,对勾勒向来能减则减的奥培,对花臂老大哥纹身的描绘可以说是细致入微了,颇有日本纹身大师三代目雕佑西的风范。

3月28日,英国艺术家朱利安奥培(Julian
Opie)在中国的首次大型个展正式亮相上海复星艺术中心,届时将展示逾
50件作品。

接下来要走进的展厅可谓人与自然大和谐。林立的高楼间人来人往、近处的城市和远处无垠的田野虚实相应,伶俐的鸟群与吃草的大理石绵羊一片祥和。这一区域的作品十分丰富,既有石雕或青铜雕塑,也有在铝板上自动喷绘出的风景和组合而成的高楼装置,还有四屏环绕的LED平面电脑动画及五块一组的LED双面屏动画,另有声音作品《黑鸟》环绕在“鸟群”周围。行走其间,就像是行走在每天生活的城市,而遇到不管是伊莲娜还是保罗,都像是遇到了自己最熟悉又最陌生的邻居或是行色匆匆的同事,自己也好似他们中的一员,戴着耳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好像和外界也没有什么交集,只不过我的身体恰好经过了这条街,还不小心和某某某擦肩而过,路边花坛里的不管是真的小鸟还是假的雕塑我也不怎么在意,反正看上去还挺活泼。就像我分不出谁是杰西卡,别人也分不出我是谁。但是这并不重要,也不会重要。在人群中,我们一点都不特别。而那逐渐消失的个体如果想极力被记住,也只能靠外物的支撑。

朱利安奥培1958年出生于伦敦,目前在伦敦生活并工作。朱利安奥培的作品享誉全球,公共委任作品遍布首尔、纽约、卢森堡、苏黎世等地,
并在赫尔辛基美术馆(芬兰)、克拉科夫当代美术馆(波兰)、伦敦国家肖像馆(
英国)、瓦伦西亚现代美术馆(西班牙)等重要美术馆举办个展。在过去的三十年里,奥培作品的核心是将周围环境中的人物、物体及地点创作合成画像,艺术家使用不同媒介与技术
绘图或作画:如在玻璃上使用喷墨,创作铝制画和电影动画,抑或在墙上使用乙烯基或创作石制马赛克等。此次展出的50件作品结合了艺术家不同的创作媒介,以广阔的视野展示了奥培的经典作品,当中还包括艺术家为此次展览特别创作的全新作
品。展览将覆盖建筑的两层展厅,重点呈献奥培艺术创作生涯的两个方向:艺术
家对肖像绘制的持续探索及对建造环境与自然景观主题的兴趣。

在最后一个区域,由20块LED屏拼接出的长达24米的电脑动画《锦鲤》充分运用了展厅长廊的空间,声音作品《泉流》将鲤鱼畅游的场景陪衬得更加轻松,可以说是一件非常讨喜的作品。

肖像作品作为奥佩标志性的创作,展示了人物包罗万象的构造与姿态。在这些肖像作品中,艺术家使用最原始的线条和平坦均匀的色块传达人物形象的复杂
性。受古埃及浮雕、罗马半身像、波普艺术和日本漫画的影响 ,奥培的肖像捕
捉现实中无处不在的元素与日常生活中的平凡点滴。展览将展出艺术家极具辨
识度的个体肖像作品,作品中的人物拥有独特的着装和配饰,这些个体肖像作品将在奥培为人所熟悉的慢跑者肖像作品旁展出。
奥培的极简主义手法在新近 完成的树脂制作的
3D半身像,马赛克细节拼贴肖像及液晶显示屏的作品中有所弱化。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