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的月亮被渔女举高,形如

作者/胄宁

刚刚与母蚌分离的,珍珠

永利电玩城,“哟,不知不觉已经走到这里了,那你回家吧,明天再见啦。”我对挽着我的胳膊小鸟依人的女友说道。

那光芒,令我眩晕

“哦,是呢,已经到我家了,”女友若有所思的看了看表,已经是晚上九点二十八分了,“要不要上去喝杯茶?”女友看着我,歪头笑着,夜风略过,她的长发随风摆动,在朦胧的月光下,显得格外妖娆而神秘。

令我看清了铁锚和船舷

“好啊,好啊,你这么一说还真有点渴了。”一股强烈的饥渴感涌上心头,我就愉快的答应了她的邀请。

令我关注一只白鹭与另外一只白鹭的

“今晚月亮很美呢!”女友走在我的前面,爬到二层楼梯的拐角处时,女友指着映在有些污垢的玻璃窗上的月亮说到。

团聚。白与白在月色里相互渲染

“是啊,真美。”我看着月亮出神,自言自语般的答应着。

相互亲吻,相互消磨,相互妥协

“到了,”走到四楼中间的门前,女友停下了脚步,“这就是我家,欢迎做客啊!”女友摇了摇一直拉着我的那只手,用另一只手在今天晚上刚买的包包里摸索着钥匙。咔嚓一声,木门像是问候陌生的客人一般被打开,一道月光从客厅的窗子里射进室内,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安详。

我说给你听的话,波涛又说了一遍

“不用换鞋了,随便坐。”率先一步进门的女友回头望着踌躇在门口的我笑到,她打开灯,白炽灯的光线压过月光,填满了整个客厅,犹如一张雪白的大网,挤散了月光,让刚才已经适应了楼梯里黑暗的我眼前一眩。不觉的往前迈了一步进了客厅,回手带上门。女友此刻正在半弯着腰脱掉左腿的靴子,她的脚尖绷直,小腿的曲线格外性感,“看什么看,是不是对我图谋不轨?”可能是意识到我在看她,她转过头对我笑,我突然想,如果此刻月光洒在她脸上的话,她会有多漂亮。

并且帮我把冗长的表达层叠起来

“干嘛?跟个傻子一样站着,”她换好拖鞋,拉过一把椅子让我坐下,“想什么呢?”

排列有序,月光蕾丝制作了花边儿

“月亮……”我从嘴角挤出一句,还神游在刚才的月光中。

微风一吹,就有致命的诱惑

“原来是想嫦娥姑娘了啊。”女友白了我一眼,“原来你是天蓬元帅下凡,怪不得这么能吃呢。”

得有多少倾慕者在此打算过

“不敢当,不敢当。”我回过神来,看着她脱大衣,“对了,我的茶呢?”我突然想起了这个关键问题。

以身相许。像浪花冲向岩石

“……啊,其实吧,”女友闻言先是一顿,“我家没有准备茶。”

一个笑语,粉身碎骨

“这不耽误功夫吗。”我当时失望极了,但又不能和女友发火,“这么晚了,我先回去了。”我起身要走。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