坟堆上去年拔掉的杂草野花

原标题:他曾经倾泻出无数细雨,也没能将梦想染成彩霞丨梁尔源

今年长得更欢了

图片 1

父亲生前从不拈花惹草

扫墓

难道死后葬得孤僻偏远

坟堆上去年拔掉的杂草野花

他自由了,解放了

今年长得更欢了

什么规矩也管不了啦

父亲生前从不沾花惹草

我最了解父亲

难道死后葬得孤僻偏远

拔掉坟冢上的杂草野花

他自由了,解放了

然后用黄土拍实

什么规矩也管不了啦

让他在阴间也保持晚节

我最了解父亲

那光秃的坟冢

拔掉坟冢上的杂草野花

被雨水浇得溜滑

然后用黄土拍实

就像父亲光秃的脑门儿

让他在阴间也保持晚节

记得临终时他用乏力的手

那光秃的坟冢

拍了一下脑袋

被雨水浇得溜滑

对同事说,我走了

就象父亲光秃的脑门

一根头发都没带走啊

记得临终时他用乏力的手

竹 笋

拍了一下脑袋

父亲的坟前

对同事说,我走了

长出了一颗硕大竹笋

一根头发都没带走啊

它是父亲几十年的骨质增生

父亲从夕阳中走过

怕触痛睡着的父亲

那把锄头握成了画笔

让春天的疼痛的锋芒

将一生的构思

长到了我的脊椎上,在拔节的时光里

涂抹出殷红的底色

再感受一次和父亲

父亲没走出这幅

一起煎熬的岁月

套色的版画

乌云压过来了,冷雨中

深沉的地平线

很难打破墓中的寂静

是父亲人生的此岸

让连接阴阳的这根天线

也是归来的彼岸

再伸高点

他曾经倾泻出无数细雨

叫爽朗的雷声也

也没能将梦想染成彩霞

伴奏那孤寂的灵魂

父亲佝偻的背影

用树枝围好这颗竹笋

残阳中清晰的轮廓

呵护坟冢里伸出的这只手

留下的只有

父亲晚上都能抚摸星星的睫毛

血一样赫红的印记

白天招惹出清风和露水

那些沉重的足迹

来年,我能再一睹

将夕阳踩踏出了一个缺口

他的高风亮节

但他人生的屏幕上

只有沉默的背景

祖母的抽屉

老案桌的抽屉里

封存着奶奶四十年守寡的岁月

泪水从木板缝里流走了

只有爷爷赠的玉镯、玉珮

仍圆润清亮

裹在那洁白手绢里

这么多年仍守玉如身

奶奶用拐杖撑着日子

岁月的秋风

将身子吹得很薄

抽屉中装着整晚的咳嗽

那熏人的中药味

没能驱走缠身的病魔,那天

奶奶操了一辈子的心血

全呕在昏暗的灯光下

旧桌上总点着线香

奶奶敬神打卦时

那些滔滔不绝的神秘祷语

让幼小的心灵迷惑胆怯

奶奶说神灵都在天上看着我

因此,我企盼那屡青烟

能飘到空中让神灵知晓

奶奶的虔诚

但钱纸烧得再多,没几年

神灵还是将她带走了

那个装满钱纸线香的抽屉

许多年不敢打开,因为

心中十分害怕里面

跑出阎王和小鬼

籍贯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