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走了,带走了

因同事都侍弄盆栽,心痒。顺手摘了吊兰上垂下的一枝放在空的可乐瓶用水浸泡,美其名曰:水培吊兰。

静静的哨所,热血的边关

不承想,长势极旺。从三四片小叶,蓬勃发展,月余,叶面逐渐变长变宽,新长出的叶子也有四五片。这真是料不到的喜悦,颇有“无心插柳柳成荫”的感怀。几个月下来,给它换了三次器物,不然无法盛它渐渐茁壮的根系。现在,用了一个鱼缸,上面的绿叶葳蕤繁茂,下面的根系碧白温润,煞是好看。

带走了花的原野

我要说的是其中一片叶子。它是最早的几片叶子之一,可谓“元老”。可能是当时用的容器边缘过于锐利,刚移植过来,在它距离根部三四厘米处有一个断痕,而这处距离叶梢却足有20多厘米,所以它总显得摇摇欲坠,直不起腰。每每,我总是把这片叶子格外关照,把它搭在适合它高度的东西上,以减轻它的负担。

和满山红花细微跳动的心脏

有人说,你这个吊兰长得真好,就是这片叶子都折了,把它剪掉算了。我说舍不得。别人会笑,笑我迂。久而久之,我对它竟多了份敬重。起初我也不看好它,觉得那么单薄的的叶片承受不了生命之重。它身旁的叶片有的相继变黄,渐渐失去了生命的迹象,但它却依旧这么苍劲碧绿。因为我总觉得它特别坚强,特别不容易。那么久,那么艰辛,它都满怀希望地茁壮生长,以它自己的方式令我对它刮目相看。跟其他叶片相比它更显顽强坚韧。也许它的同伴会笑话它、嫌弃它,但是我却找不到要放弃它的理由。我愿意每天付出更多的耐心为它找一个舒服的姿势。我佩服它生存下去的勇气。我在这片叶子上看到了生命价值的体现,看到了它不屈的精神。虽然它有伤痕,但它依然那么翠绿,那么鲜活,那么从容。

大树凋零。诗坛常青树

这株吊兰很美,但,这片带着断痕的叶子更美。它要的不多,可能只是对它倾注些感情。

这棵令人骄傲的树

初冬时节,寒风料峭,窗外的大树黄叶凋零,蓦然发现,大树顶端的叶子是最先凋零的叶子。

取走了树上的叶片

同事要扔的紫竹梅枝条,捡起来插在花瓶,不几天,竟然开花了。让你惊喜的从来都是你不抱希望的那一部分。

生命的体温,微微战栗

天地无言,自有世界大千;诲人之道,不在字句言传。

您走了,带走了

一月的哀思

带走了一座诗歌的山峰

和整个料峭的初春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