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陈超群又到木棉花开的时节了忽然很想念校园里那棵大木棉树它很高大,有三十来米身板挺拔,英姿伟岸就算没有文学中那些赞歌它也足以令人心生敬意它长在校园的石桥边每年这时候开着满树红花高高的枝头、花间是鸟儿们欢聚的盛宴八哥、喜鹊、灰椋鸟、丝光椋鸟、黑领椋鸟……闹闹哄哄,觥筹交错从树下路过时它会扔下一朵大红花砸向你的脑袋啪沉闷的一声但没有人会生气反而像被绣球抛中了一样欢喜广东人会把落花捡起来捡到一个竹篓里回家洗净、晒干可以煮凉茶去去南方的湿热之气广东人还捡木棉的棉絮大红花虽笨重憨厚结的果里面的丝絮倒是十分轻盈据说适合填充枕头一方物产养一方人想着这些也就走到桥头了可一抬头心里猛地一抽这棵大木棉树不见了啊这片天空空荡荡的我的心里也空荡荡的石桥边有一截树桩是它我明白了是去年台风山竹给害的木秀于林风摧之我端详着它树根扎回土里树桩上冒着几支新芽它没有死并且感受到了春天的召唤

骑着单车轱辘轱辘前行,仰头又见木棉花开。

我似乎与木棉离不了关系。从家中小巷出去往西边步行四分钟,走到石狮桥—一座小石桥,还有一座供人烧香祈福的石狮神像。狮子威武,桥边应景,种了一棵古年英雄树,木棉。平日里光秃秃的,还没到开花的季节。初中上学时,骑过桥边,望一眼,呀,春天还没到,心里一股小小的失落。

所以上学并齐等待花开,似乎成为了我一个习惯。不仅望着石狮桥的木棉,还心系学校的木棉花。“见贤思齐,见不贤而内自省也”。我的初中学校名出这段话,被名为“思贤”。校花代表为木棉。众所周知,木棉在春季开花时速度很快,没多久,树头就是红的,红的不刺眼,红的有热血的力量,红的又是与长满刺的树干不一样的温馨。因为花多,学校举办了一个活动,木棉创意大赛。花一到时间就会掉,被同学们收集起来,完整的花就取其全部,残损的就利用花芯,摘其花蒂,分离花瓣,就可以进行摆放装饰了。到比赛拍照那天,各种图案层出不穷,用花瓣和花蒂装饰出来的“大蛋糕”,用细花芯摆出班级名,再把花瓣撕成细丝加以点缀,一个“一(3)班”,让人一眼就记住这个班级的作品。还有米菲兔子,更有用木棉花瓣直接摆出来的超大木棉花。其中那条中国龙,有木棉的清香,有热烈的火红,花瓣作鳞片,微黄的花瓣底作龙头,花蒂作爪,最终它以第一的成绩登上了“木棉校报”。

到了三月,花也开了。桥边的木棉花结满了树,林荫小道变得暗红,像是被红云笼罩,又如被木棉花花汁染红了这路上的天,比糖浆再稀些。地上混合着木棉花瓣和金凤花瓣,被行人车子压碎成泥,成了天然的“红花地毯”,软软的。从石狮桥到学校,我踩着两片花泥地走过了中考。

竟是家乡气候宜种木棉,还是旧时文人喜爱此花,高中校园墙边也探出了这红花。这便与杨万里的“却是南中春色别,满城都是木棉花”应景了。木棉花围着操场,如是一抹朝霞,照亮了那些青春无悔的我们。和朋友喜欢坐在树下谈心,畅谈一个小时,甚至一个下午,木棉树倾听者少年的秘密,花开的别样红,像是情窦初开羞红了脸的少女。花开的季节,操场的一个角落永远摆着整齐的掉下的残花,是不是有心人怕残花败落触伤景,也得为它们找个好归宿?又或许是落花护泥,能继续它们的使命吧。

变换了校园,我仍然踩着两片花泥地,只不过长高了,头发变长了,心思变多了。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