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任左萍 历经过往 时光碾落成殇 唯有一抹思念 独白 浸染夕阳 邂逅 唯有阳光下泛滥的温暖
独笑 醉人的章节 已找不到 昔日的璀璨 茫茫人海 踏破铁鞋于万人之中 感恩遇见 适应 缘尽缘散 岁月如斯 来不及说再见
渐行渐远 捡起碎落的花瓣 融入心间 依心而行 映了心,过于悲 生命中
谁又能阻挡人间 悲欢离合笔名:任左萍,陕西渭南人。

文/任左萍静夜,一个怕黑的女人,她爱上了东方黎明,然而,只是凝视,不是奢望,因为中间是被黑夜包裹着巨大冰冷的床……——题记我是走在黑夜落寞的女人在灰色的天幕下自舞我的情,悲怜声泣黑夜低垂下的容颜我被墨色的夜包裹着月光与我一样凄凉在流星划过的一瞬间冻结了我的血液那是伪的嘲讽夜清冷的失去了颜色掩埋了我的心我渴望震撼的灵魂独舞我飞翔的翅膀泪不断的打湿,擦干裂痕在记忆中蔓延无情的风吹散了我凌乱的碎发乌云密布的天空我是被抛弃的孤雁然而我只属于黑夜走在黑夜里落寞的女人我屈指可待着时间那年的,那一日地球开始轮转上帝背诵着圣经因为轮回,一切都可以改变我不在是迷途的孤雁夜终会点亮我的眼泪擦干我迷惑的双眼沉重的眼帘终会仰视我成为上帝的宠儿爱上了东方黎明但只有凝视,不是奢望因为中间是被黑夜包裹着巨大冰冷的床……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