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望苍茫的天空朵朵洁白的晶体在天与地的距离间曼舞它飘飘洒洒勾画出天地无形的姿态百转千回倾洒在整个枯没的城市
思念曾经那场飘落的雪花 文/任左萍
那年冬天,和往常一样, 依然刺骨的冷,冷的使我心寒无奈,
我仰望着,那个冬季, 那漫天飞舞,凌乱洁白的雪花, 冷冷的,哭泣的雪花。
我展开冰冷的双手, 看着一片片的雪花,飘落在我的手心,
然后渐渐的融化,散落, 冷冷的碎在我的手心, 滴落在我心上,刺骨的冷。
像是思念的绞割,与幻化的影子, 暮夜,我抬头举目,
仰望天空那遥远亮丽的星, 看见的却是帷幕一样的黑夜, 和那悲情绽放的烟花。
它们在空中,瞬间绽放坠落, 演绎绚丽的那一瞬, 飞速的散落,即逝,
像是流星划过的影,是华彩, 是坠落后的无奈与凄凉。
是烟花散去后的落寞与空虚, 是瞬间即逝的毁灭, 是一场错落的,年度的忧伤,
是岁月指痕上的,那场入骨冰冷的雪花,
哭泣的,悲凉无奈的雪花。笔名:任左萍,陕西渭南人。

文/任左萍思念曾经,散落在我手心,那凌乱哭泣的,悲情的雪花……——题记那年冬天,和往常一样,依然刺骨的冷,冷的使我心寒无奈,我仰望着,那个冬季,那漫天飞舞,凌乱洁白的雪花,冷冷的,哭泣的雪花。我展开冰冷的双手,看着一片片的雪花,飘落在我的手心,然后渐渐的融化,散落,冷冷的碎在我的手心,滴落在我心上,刺骨的冷。像是思念的绞割,与幻化的影子,暮夜,我抬头举目,仰望天空那遥远亮丽的星,看见的却是帷幕一样的黑夜,和那悲情绽放的烟花。它们在空中,瞬间绽放坠落,演绎绚丽的那一瞬,飞速的散落,即逝,像是流星划过的影,是华彩,是坠落后的无奈与凄凉。是烟花散去后的落寞空虚,是瞬间即逝的毁灭,是一场错落的,年度的忧伤,是岁月指痕上的,那场入骨冰冷的雪花,哭泣的,悲凉的,无奈的雪花。QQ
524922862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