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墨上尘事风与草儿的寒暄惊醒了沉睡的春天鸟儿欢歌,花儿争艳蝶儿蕊间舞翩跹我在一朵花香里流连眼前浮现你俊美的容颜那一次不经意的遇见心湖泛起涟漪片片一袭青衫,一把折扇定格成永恒的瞬间拈一瓣花儿在手中轻轻许下诺言即使隔着天崖水岸灵犀的相通永不改变那一场春暖花开的约定依旧在最美的四月天作者简介:画眉,一个安静明媚的山东女子,喜欢一切唯美的事物。偶尔执笔,写下心语。不为娱人,只求悦己。

“花儿本是心上的话,不唱时由不得个家;刀刀拿来了头割下,不死时就这个唱法。”在青海,无论在“花儿”会上,还是在田间地头、建筑工地,总能听见或豪放、或婉约、或深沉、或朴实的“花儿”。然而,文学、音乐价值都很高的青海“花儿”,名气却远不如邻近省区的“花儿”大,人们不禁会问——

墙里开花墙外香

当王伟看到《中国民歌》节目介绍宁夏“花儿”的短片时,他彻底糊涂了。三年前,他第一次在青海大通回族土族自治县的六月六老爷山“花儿”会上听到《上去高山望平川》,曲调高亢悠扬、旋律优美低徊,青海“花儿”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觉得青海是当之无愧的“花儿”王国,而那个短片中却言之凿凿地说,《上去高山望平川》是地道的宁夏“花儿”。

近年来,宁夏、甘肃大打“花儿”牌,最近,甘肃临夏被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命名为“中国‘花儿’之乡”。宁夏也加大宣传力度,将“中国‘花儿’家乡”的名誉揽到自己怀中,比如每年举办“沙湖杯”“花儿”比赛,排练大型“花儿”歌舞进京汇报表演等。

尽管甘肃、宁夏文化部门在品牌意识上脑筋转得快,行动也快,但是,这两地的知名“花儿”歌手却寥寥无几,以甘肃影响最广的莲花山河州“花儿”会为例,请来献艺的“花儿”歌手是张存秀、马俊、索南孙斌等青海歌手,唱的也都是青海的河湟“花儿”。这一事例足以证明,有两百多种曲令、被广泛传唱的青海“花儿”虽然很受听,却名不见经传。

“花儿”原本是少年

一曲《沙娃泪》道出无数青海出门人的辛酸困苦,其中有一句词是“一路上的少年唱不完,不知不觉地翻过了日月山。”这里的“少年”就是现在的青海“花儿”,青海很多地方的老人们至今还把漫“花儿”叫做唱少年。青海“花儿”研究会常务副会长井石介绍,西北民歌中,三句唱词的叫做“花儿”,四句的叫做少年,青海人唱的正是四句的少年。之所以现在把少年也称为“花儿”,是因为上世纪40年代,民歌研究者没有仔细区分它们,把两种类型的民歌混淆在一起。后来,学者和民间都慢慢接受了“花儿”这个称谓。“从历史沿革上讲,青海只能被称为‘少年的故乡’,因此说宁夏是‘中国‘花儿’家乡’是有合理性的。现在,再去强调“花儿”和少年之间的区别为时已晚,我们也没有必要再去争这个了。”井石说。

“花儿”还是青海的红

青海的“花儿”研究者们很早就看到了青海“花儿”的这种尴尬处境。滕晓天着迷青海“花儿”已经数十年,作为青海“花儿”研究会会长,他对青海“花儿”有深刻的认识。

“青海‘花儿’在流传历史、曲令、容量、民族基础方面具有诸多优势,传唱到今天,青海‘花儿’不断发展,内容和形式也都有了很多创新。青海“花儿”在明代时期就唱红了,两百多种曲令是其他民歌所没有的,对青海的历史演变、山川风貌、风俗民情和青海各民族的价值观、人生观、恋爱观的反映相当丰富。在青海,除了汉族,藏族、回族、土族、撒拉族、保安族、裕固族、蒙古族等民族都唱“花儿”,这证明“花儿”是青海各民族共同培育的,同时也说明“花儿”是民族团结的特殊黏合剂。随着时代的变化,青海“花儿”本身也在不断变化,从过去单纯的四句唱词,发展到现在的九句、十句唱词,从单纯的抒情,到叙事“花儿”、“花儿”剧的兴起,青海“花儿”的内容和形式向多领域多层次发展。

滕晓天认为,“花儿”的精髓和灵魂在青海,是其他地方不能比的。“他们再怎么宣传怎么造势,也拿不走青海‘花儿’。”滕晓天说。

青海“花儿”的精髓和灵魂所在,其实就是唱词的文学美和曲令的音乐美。众多专家考证后认为,“花儿”是《诗经》的别体衍生,《诗经》中大量的比兴手法在青海“花儿”里也有相当成熟的运用。“花椒树上你别上,上去丫丫挂哩;庄子里你别唱,唱了老汉骂哩。”以这首“花儿”词为例,前两句是起兴,后两句则道出所唱之意。“巧妙的比兴手法,把青海‘花儿’的文学美表现得淋漓尽致。”

青海江河源文化研究会秘书长师守成说,此前,很多专家学者来青海研究探讨青海“花儿”,采风中,青海“花儿”曲令之丰富、唱腔之独特,令这些专业的音乐学者惊讶,他们认为抑扬顿挫的青海“花儿”,其独特的传承方式和生长环境在民歌中实属罕见,绝无仅有。相比之下,甘肃和宁夏地区的“花儿”大部分是直线式的三句或者六句“花儿”,没有比兴手法。

“一枝红杏出墙来”,井石用这句诗来形容“花儿”与宁夏、甘肃的关系,他认为,宁夏和甘肃因为发展旅游的需要通过各种努力“抢”“花儿”,但肯定是抢不过去的,因为在青海“花儿”的领域中,听“花儿”和唱“花儿”的百姓人山人海,这大大超越了民族的、社会的、文化的、职业的、性别的、年龄的界限,“花儿”作为一种民间艺术,说它最广泛的基础在青海是毫无疑问的。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