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十六章阴霾背后的深情》他和许若可,自从来了冷家就被安排和紫洛一切学习各种贵族礼仪,各种学科,普及各国语言,还有练就心态,怎样在商场上如鱼得水,经得起波折,而其中许流年是最认学的,几乎没有什么

摘要:
《十三章那些遗忘的记忆》翼哥哥,谢谢你带我来这个地方,我现在心情没有那么压抑了,谢谢你紫洛真的很震撼,他从来不知道这样的事物可以带给人快乐在以前她只会觉得奢侈,但现在她觉得很美,夜色很美,灯光很美,

《十六章阴霾背后的深情》

《十三章那些遗忘的记忆》

他和许若可,自从来了冷家就被安排和紫洛一切学习各种贵族礼仪,各种学科,普及各国语言,还有练就心态,怎样在商场上如鱼得水,经得起波折,而其中许流年是最认学的,几乎没有什么可以难得到他

“翼哥哥,谢谢你带我来这个地方,我现在心情没有那么压抑了,谢谢你”紫洛真的很震撼,他从来不知道这样的事物可以带给人快乐在以前她只会觉得奢侈,但现在她觉得很美,夜色很美,灯光很美,一切都很美,心情自然会放松

不知不觉就这样过了一年,

“笨丫头,我带你来这里不只是看灯光这些人为制造出来的东西,你看看夜空,是不是更美呢”冷翼和紫洛坐在天台的边缘,笑对着因为楼下风景迷住的人儿,轻声说到

他每天看着紫洛和若可出去玩,他和紫洛在一起的时间很少,除了吃饭的时候会聚在一起,然后便是紫洛偶尔和他一起学习的时候,他知道自己的使命是什么,看着许若可和紫洛出去玩他心底没有一丝抱怨,他只怕自己不够努力不够好,他当时就有了这样一个想法,一如当初她说“你以后就是我的了”

紫洛听到冷翼的话,轻轻抬起头“哇,翼哥哥,好美”其实紫洛一直都是如此,纯洁的像张白纸,她会因为一点点小的事物就感动的稀里哗啦,可是这也是一个缺点,同样,她可能因为某些迫不得已的事就触目伤怀,多愁善感是病也是命……

而他正在努力,小小的他那时候就有一种欲望“洛洛,你是属于我的”他想把紫洛这个粉嫩雕琢的精致娃娃藏起来只属于自己,他也被自己突然出来的想法下了一跳,但这种想法愈加的明朗,清晰,他便付诸与行动……

紫洛眼中的世界,星星闪烁在寂静的夜空,笼罩着她,楼下风景,灯光映衬下夜空更加的美丽迷离,朦胧的如幻似梦,此刻的她在这种繁华却又无比自然的景象中迷失自己,不仅睁大眸子,这是也许她来中国最痛苦也是最美好的一个夜晚吧,她心里是这么想的……

—————这天—————

紫洛看着夜空,而冷翼则看着紫洛那因为震撼而迷失的眼眸,这是他的天使不是么,对于这里的风景,冷翼是不以为然的,他看过无数次,可是即使第一次他也没太大的感觉,冷翼不禁伸手搂禁紫洛的肩膀,让紫洛的头靠着他的肩膀,他的心里才会感觉踏实和满足,

“明天就是洛洛七岁的生日了,洛洛想要什么礼物”他问着紫洛,眼底满是宠爱,今天和明天他都可以和紫洛在一起,他很高兴,终于可以陪着她了

“丫头,你为什么会去英国呢,你的血统虽然是混血,但是你的国籍是中国啊,而且我听流年说过你是七岁才移民去英国的”这个问题困扰冷翼好久了

“哥哥,我前几天在杂质上看到一大片薰衣草,好漂亮啊,我想要一大片薰衣草,然后我和哥哥在薰衣草地里玩耍”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七岁那年,在英国的第一眼是在医院,当初我妈咪说我昏倒了,具体原因是因为我爸爸工作的需求,可是为什么没带哥哥我就不清楚了,每次问她们都会很生气,最后我也不问了”紫洛回答的很利落,她是真的只知道这些

“洛洛,种植薰衣草是一种很大的工程,不是一天就可以完成了,不过哥哥有一天一定送你一大片薰衣草花园,你现在想一个礼物,好不好”许流年不想让紫洛失望,但也的确紫洛的要求在一天之内很难办到

“在医院醒来,那你只记得你流年?你不记得一个叫许若可的女孩子么?而且为什么十年后你突然回中国呢,这一系列问题很奇怪不是么?”冷翼冷静的分析其中的因果关系,真的很有问题,

“那好吧,可是我想不到其他的礼物了,不如哥哥自己去给洛洛选吧,我一定会喜欢的,嘻嘻”

“这个……我不知道,许若可,我的记忆里没有这个人的存在,我应该认识她么,许若可,她也姓许,她难道和哥哥……”紫洛一脸的不解

“也可以,这样还可以给洛洛一个惊喜呢”十二岁的他伸手摸了摸紫洛的脑袋,对紫洛满脸的宠溺与娇纵……唇边的浅笑也越来越大,

“丫头,你真的不认识么,可许若可是流年的妹妹啊,你怎么会不认识呢”而且流年明明说,许若可是因为丫头才会精神失常的,怎么会这样呢,

可到了紫洛生日的这天,他拿着礼物,正高兴的打算去紫洛的房间,却没有找到紫洛,便把礼物放在了她的床头柜上,随后走了出来去找她,

“许若可,许若可,若可,流年若可……啊!我头好痛,为什么,我不记得啊,可是,这个名字好熟悉”紫洛心底的声音告诉她这个人她认识,可是她记不起来,突然脑袋阵痛,她又看到那个画面,一个女孩,向她走来,地上全是血,她疯狂的跑,后面的人疯狂的追,“不要,好可怕”紫洛惊呼出声

可他却看见许若可一个人,短碎的头上满是血迹,他着急的跑过去问她怎么了

“丫头,不要怕,你想起什么了?”冷翼可以断定紫洛记忆里有遗忘的缺口,这个缺口,就是他和流年之间的误解

“哈哈……哈哈……好多血,不是我,不是我,怎么会这样呢,呜呜”许若可变的歇斯底里

“啊,不要,好可怕,你不要过来……”紫洛歇斯底里的哭喊,又陷入的回忆的漩涡里,他听不到冷翼的问好,心底只有恐惧,瞳孔内一片空洞

他看着许若可一会笑一会哭,嘴里还模糊不清的说着什么,没有想别的,第一时间把许若可送往了医院,

“好啦,丫头,不想,翼哥哥在你身边,不要怕”冷翼禁抱着紫洛,是他的错,他的丫头今天经历了太多,她的记忆缺口似乎是痛苦的过往,是他不好

诊断出的结果是,惊吓过度导致心里脆弱,进一步导致精神失常,唯一的办法就是去精神恢复中心接受心理辅导与治疗,

紫洛也许是听了冷翼的话,渐渐平静下来,眸子恢复正常,也不在哭喊了,紧紧的抱着冷翼,似乎想寻找安全感,

听到这个消息的许流年心中就像被石头压住了一样毕竟那时候许流年才12岁,他唯一想到的办法就是去找爸爸和妈妈,可是结果是残酷的,他回到家,只有佣人递给他的一封书信:

……

流年,我和你妈妈还有紫洛已经移民去英国,适当的时候我们会回来,这里的一切都靠你自己去打拼,信中还包裹着一张金卡,信的最后说明他可以用这一笔钱来做资金,然后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许流年回家发现并没有紫洛,他便换洗的一身脏乱的衣物,快速的清洗完,开着车极速的去了冷翼的家,他猜的没错的话,洛洛会在这里,他不知道她怎么样了,刚进冷宅,就急匆匆的寻找紫洛的身影,

就这样,在这个家庭生活了两年接受了最好的教育,然后紫洛就这样消失在他的眼前,他的世界一片灰暗,而在这个时候他便认识了冷翼与烈焰两人,成了莫逆之交,生活也重新起步,他把所有的经历都放在学业上,连跳几级的他十八岁便读完了所以可以学的东西,拿到了经济学博士与法言硕士学位,然后他放下学业,在商业中把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企业打造成世界一线的主流企业,他现在拥有足够的光辉,可心中依旧是寂寞了,他希望可以用工作来麻痹自己,就当一切只是年少轻狂的一场梦,可他没有算到的事,十年后她居然会再一次出现在他的眼前,

“许少爷,你是来找少爷的么”一个佣人过来问着有些急迫的许流年,以为他有什么急事

他重新整理好心绪的时候,他知道他的世界只剩下许若可,他总会去看若可,每次问起事情的时候,许若可的嘴里都会说“洛洛她……洛洛她……”他本想让若可告诉他这一切和洛洛没有任何关系,可若可的反应却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紫洛做的,而且若可嘴里也说的是洛洛,每次一提到紫洛的名字,许若可的被动反应就极大,好像无比恐惧一样

“除了冷翼,你们也没有看到一个紫色眼睛的女孩”

许流年恨自己,如果不是他带她来到这里生活,即使他们过的苦点,但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疯疯癫癫,他本来宠爱至极的紫洛天使般的脸孔,在他眼中愈发狰狞恐怖,他紧紧抱着许若可,似乎是发誓一样的说着

“哦,你是说紫洛小姐,他和少爷在天台,要不许少爷你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去叫……”佣人的话没有说完,许流年就不见的身影,

“若可,对不起,这一切我都会替你讨回公道,我会让她付出代价,我会变的很强到时候就没有人可以伤害我们了,若可,你要快点好起来”

而紫洛心情似乎平复的很多,冷翼也不敢去问太多,等过段时间再问吧,

从他心里的情感多了一丝仇恨与报复之后他每晚都会做同一个梦,那是可怕的梦魇

“啪”的一声,天台的们被大力撞开,不要误会,的确是撞开的,许流年急迫的心情把他扰乱的都没有时间去开门,似乎差一秒都不行,

“不,洛洛,不会的,不会是你做的,你不要伤害若可,你怎么可以这样,啊!”每一次他都被噩梦惊醒,曾经那个他宠到骨子里的人儿在他的记忆里慢慢扭曲,变成一个虚伪,高傲,不可一世的人儿,他每次都会自嘲的笑笑“呵!也是,像你们这样的家庭,她就是一个被宠上天的小公主,她怎么可能会去在乎我们呢”其实他也是不甘,他努力的一切,他所有的光环都是为了她,他希望自己有一天可以不用依靠任何人,同样骄傲的站在她面前,对她说一句“洛洛,我爱你,嫁给我好么”她不知道这就是他许流年的动力,可是当一切都可以的时候,她却走了,走的一干二净,连解释都没有……所以他恨,不只是因为若可失常,还有她对他的绝情……

“洛洛,你没事吧”许流年随着门被撞开的声音刚刚落下,就听到他低沉带有诱惑力的声音,其中还带着急迫的情绪……

—————回忆终结—————

《十四章对决》

(提示:这次回忆片段仅仅是许流年的回忆,他记忆中的样子,并不能代表其他……)

许流年刚撞开门,便担忧的出声,看向冷翼与紫洛,危险的眯起眸子,的确,洛洛受惊是他的错,可是,他们两个在这里搂搂抱抱,不知道他有多担心么,心中一丝异样流过,好像别人侵占了他的似有物一样

“洛洛,我应该带你去看看若可,让这一切有个终结吧……”还有一句话他没有说出口,让我们那没有来的及发展的感情也同样终结,我爱你十年如一日沉淀……

“哥哥,你来了,我没事”紫洛和冷翼听到门被震开,也是一惊,随即便听到了许流年的声音

你说的倾世绝恋,变成我一人单恋,

“是么,有事没事我看过再说”许流年语气怪怪的,大步向前,伸手拉过在冷翼怀抱里的人儿,其实他看到紫洛的状态,心里的担忧已经没有多少了,而且他知道冷翼会把紫洛照顾的好好的,他有私心,就是不想让冷翼抱着洛洛

挥不去的记忆碎片,徒留我在回忆里祭奠……

“哥哥,我真的没事了,你不用担心,翼哥哥把我照顾的很好”紫洛也感觉许流年怪怪的,但没有多想,以为是因为担心她,心里不禁愧疚,他哥哥叫她别乱跑,是她自己不听话

《十七章童年事件的始末》

“哥哥对不起,是我自己乱跑,我应该听你的话等你的”

距离紫洛森林遇险已经过了好久的一段时间,紫洛也渐渐从那些不美好的记忆中脱离出来,她渐渐发现她的哥哥从那一次后对自己变的越来越好了,就好像小时候对自己一样,

“不,洛洛,其实是我……是我的错”许流年听到紫洛这么说,其实他是矛盾的,他似乎有点怀疑这么纯洁的人儿会是当初那个逼得若可疯癫的人么?

“洛洛,今天带你去见一个人,她叫许若可,你记得么?”许流年看着状态好了许多的紫洛说着,这次自己可以放手了,作一个终结吧,呵呵,自嘲的笑了笑,

“翼,谢谢你替我照顾…洛洛…麻烦你了”特地的加重了“洛洛”二字,宣布他的主导权

“哥哥,为什么你和翼哥哥都这么问,许若可……我记忆中没有这个人”紫洛不解为什么好多人都问她认不认识许若可,她应该认识么?

“呵呵,流年,照顾丫头是我心甘情愿的”言下之意,照顾紫洛是他的责任,两人谁也不让谁,

“你见过了就知道了,去准备一下,我们出发吧”许流年淡淡的说着,他心底还是不相信紫洛不认识许若可,但,既然他都决定放下了,那一切都不重要了

“洛洛,很晚了,哥哥带你回家吧”许流年不与冷翼纠缠,目光转向紫洛

“哦,好”紫洛看着许流年突然冷淡的声音,心底有一丝委屈,她是真的不知道啊

“哥哥,我……”没等紫洛回答

———神经失常康复中心分院———

“丫头,这么晚了,你不说今天在这里休息么”冷翼也不让步同样把目光转向紫洛,似乎等着她做决定

紫洛和许流年很快就到达了许若可所在的康复中心

“啊,那……好吧,哥哥,我今天在这里休息,天已经太晚了,而且冷宅这么大,哥哥也在这里休息吧,冷伯父伯母似乎也想你了呢,翼哥哥,可以么”紫洛为了两面都不拒绝,做了这么一个决定

“哥哥,你要带我见得人,她是一个神经失常的人?”紫洛奇怪的张望着这是一间精神病院,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既然洛洛这么说,那我们兄妹今天就在这里打扰一晚了,冷翼你不会拒绝吧”许流年浅浅一笑,绝代倾城,虽然紫洛没有答应他回家,但是这样和跟他回家没什么区别,他就是不想让他们两单独在一起,许流年并没有注意,他的心正一点点沦陷,为紫洛而倾倒

“嗯,她是后期受刺激才失常的,并不是先天的,你……”许流年似乎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冷翼莞尔一笑“丫头都这么说了,既然流年不忙,那就在这里休息吧,冷宅有你们的参与这么会是打扰呢”就这样,紫洛和许流年就入住在冷翼家,

“哦”

————午夜十分————

“到了,就是这里,我们进去吧”许流年推门进去许若可所在的病房,因为常年服用各种药物,和常年都在医院入住,所以许若可的面目有些苍白,但是的确也是个美丽精致的人儿,苍白无力的感觉最容易激起人们的保护欲

紫洛已经熟睡了

“若可,哥哥来看你了”许流年走到床前看着双眼紧闭的许若可,心底泛起阵阵的疼,他想保护的人最终一个个都没有保护住,都会离他而去,他注定会是一个孤独一生的人吧

“流年,我就知道你会找我”冷翼和许流年在客厅相视而坐,

床上原本双眼紧闭的人儿,听到声音睁开眼睛,“嘿嘿,你来看我啦,这次有什么好玩滴哇”语气中不自觉透露出孩子气,谁都可以看出,她是一个不正常的人,许若可抬起精致的脸庞,对着许流年一直“嘿嘿”的笑,暂时还没有发现紫洛的存在,瘦弱的身体从床上起来,好奇的瞧着许流年

“翼,你还是这么了解我”许流年此刻和冷翼没有莫名其妙的争锋

“若可,别闹,我今天带了一个人来看你,她是紫洛”许流年也很奇怪,许若可今年已经是二十一岁了,按理说正常这个时候,即使一个人再瘦胸部也应该是会发育的啊可是她的还是扁平,其实他十年内看过许若可的次数虽然不少,但是一般情况下都会像今天一样,许若可在睡觉而他也没去打扰,所以并没有这么近距离观察她,而且这次他发现许若可的脖子居然有一块隆起,就好像是……

“当然了,我们这么多年的默契,呵呵,想说什么就说吧”冷翼笑笑,进入正题

“紫洛,你是洛洛……洛洛”

“翼,你喜欢洛洛”许流年的语气不是询问而是肯定

突然出现是声音打断了许流年的思路,他见到许若可突然疯了似的跳下床,激动的抓着紫洛的肩膀,时这许流年才发现,许若可居然比紫洛高出差不多一个头,似乎和他的身高差不多

“对,喜欢她很久了”冷翼如实回答

“呃,没错,我就是紫洛,你是若可吧”紫洛并没有太在意许若可突然见的动作,自然而然理解成这是一个精神失常者的正常表现,友好的打着招呼

“呵呵,本来我们的计划似乎要因为这件事终结了”

“你是洛洛,紫色的眼睛,真的,你真的是洛洛……原来,你……你没有死,你真的没有死,就站在我眼前,洛洛,我好想你”许若可歇斯底里的说了好多话,突然说不哪里来的力气把紫洛一把拉进怀里

“流年,其实……我问过丫头,他的记忆似乎有一个缺口,她并不记得许若可”冷翼似乎有些不解的向许流年说明

“你……你说什么,你以前认识我,而且我怎么会死呢,你在说什么”紫洛有些郁闷,这个人怎么这么说话,而且……难道她们真的是认识,

“你说,他不记得,怎么可能,呵呵……她倒是撇的一干二净,那时候她七岁,记性即使在不好也不可能没印象吧,若可,她是因为她才回失常的,呵呵……她凭什么”许流年苦涩一笑,本来打算放弃一切,放下对紫洛的仇恨,他本以为现在紫洛这么纯洁,小时候有可能是不懂事,可是他居然说她不记得,她凭什么这么说,许流年的眸子愈发的深蓝,明亮,她凭什么说不记得,十年的光阴岁月,十年的纠缠,和那交织在仇恨与深情的边缘,她一句不记得就可抛开一切何其可笑……

“若可,你刚刚说什么,洛洛她怎么会死,”许流年听出了问题的关键,难道这其中有什么他不知道的,若可为什么会这么说

“流年,你冷静,丫头七岁时移民英国醒来是在医院,而这时候许若可同样精神失常,你不觉得很奇怪么,有可能她们两个都是无辜的,你难道亲眼看到紫洛逼疯许若可的么?”冷翼点出问题关键所在

“哈哈,哈哈”许若可推开紫洛,然后像疯癫似的满屋子跑,一不小心便突然摔倒,头正好撞到椅子的夹角处,顿时血顺着苍白的脸颊留了下来,样子似乎有点吓人,可他却混然不知的站起来,好像不知道疼痛的向紫洛走过去,

“你说的是真的?可是若可每次提到紫洛的名字都会感到恐惧,在若可失常的时候同样听到紫洛的名字也会更加失常,这些难道和她没有关系”许流年似乎也察觉了不对

许流年看到许若可流血,第一时间出去找医生

“啊!不要……滚开,离我远点,血……

紫洛看着这一瞬间发生了事件,慌了神,看到许若可满脸血迹的向她走来,恐惧如潮水般涌来

不要……全是血,不要!!!”熟睡的人儿突然被恶魔纠缠,紫洛脑海再一次浮现那可怕的梦魇,和森林里经历的恐怖事件纠缠着,愈发恐惧与无助,

“不要,你不要,过来,全是血好可怕不要过来”紫洛顿时想逃,可是发生的一切使她慌乱失措,最后躲在一个墙角,蹲下抱着头“呜呜”的哭出声,

在客厅的许流年和冷翼听到屋内突然传出的沮丧语气,停止了交谈,两人对视一眼迅速的跑向紫洛的入住的客房……

而马上就要到紫洛面前的许若可,突然的昏倒在了地上

《十五章阴霾背后的深情》

找来医生的许流年,看着刚刚还友好打招呼的紫洛一下子变成现在的惊慌失措,心似乎痛的都没有的知觉,看了被医生包扎的许若可,然后走到紫洛的身边

“丫头,不要怕,翼哥哥在这里”先进屋的冷翼拥起床上的人儿,看着她沉溺在梦魇中的脸庞,比平日苍白了许多,

“洛洛你怎么了,不要怕,哥哥在呢”许流年出声劝导着全身因为害怕而剧烈颤抖的人儿把她搂禁怀里

“洛洛,哥哥在,醒醒,你只是在做梦罢了”晚了一秒钟的许流年心里也极度的不平稳

“不要,不要过来,好可怕,全是血”紫洛的嘴里一直重复着这句话,神志已经不清,脑袋紧缩在许流年的怀抱里,似乎许流年就像是一块溺水时的浮萍,可以拯救她的浮萍……

“啊!不要!”紫洛惊醒,看到身边的冷翼,想也没想的缩进冷翼的怀里

不一会,紫洛的心剧烈抽动着,呼吸渐渐的不稳,一种因缺氧致死的感觉浮现,

“洛洛……”许流年刚刚要说什么,看到紫洛的动作,心中泛起苦涩,的确,她从来都看不到他,他只是一个陪衬,和小时候一样……呵呵,

“啊!好痛好难受,我不能呼吸了”随后紫洛昏死了过去

“乖,丫头,不怕……”冷翼轻声哄着紫洛,并没有注意到许流年的一样

许流年看着紫洛的脸色苍白,发现了问题,紫洛居然停止了呼吸

怀中人儿渐渐平静,呼吸也平稳了下来,

“医生过来你看她怎么了,她呼吸停止了”刚忙完包扎的医生立刻去给紫洛诊治,拿出听诊器想确诊

许流年看到那么和谐的画面,心痛的无法呼吸,转身走出房间,轻轻为他们合上了门,回了房间,整个人无力的倒在了床上

“不好,病人心脏衰弱,要立即抢救,快,转去总院,晚一步就来不及了”医生急促的出声,然后那个医生打电话安排

“洛洛,是不是,无论我做什么,你眼里都不会有我的存在,即使恨都不愿意留给我,我本以为我够强大,可是你的出现显得我那么不堪一击,你不知道无论是十年前那一眼还是十年后的初见,你带给我的都是无边的悸动与惊艳,十年光阴,你不知道背后隐藏了我多少日夜的思念”许流年喃喃自语,一滴泪珠就这样顺眼角划下,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去他的鬼道理,只是未到伤心处罢了……

“总院么,我是分院李医生,一会儿会有一个心脏衰弱需要立刻抢救的病人,你们迅速去门口接待,晚一步病人将有生命危险”

—————回忆起始—————

“你说什么……不会的……”许流年疯狂的向总院跑去,这里据总院不远,不一会就到了,听到在晚一步就会有生命危险,许流年的心顿时像蹦极时从几千米跳落时心脏的脱离感觉,他已经无法言语,脑袋一片空白,只知道一句话,“不会的,不会的”,

“爸爸,我要他,做我的专属玩伴”五岁的紫洛高傲的站在彼得孤儿院的广场中心,细白的小手指指着一个长相精致的男孩子,而这个男孩子,便是许流年

看着抢救室的门一关,似乎把他也定格在了其中,他暂时忘却了一切……只期待着那个他期待的结果!

广场中齐刷刷的站着一排男孩子,似乎等着天使的降临把他们带出这个缺失温暖的地方,自然紫洛成了他们的天使,一个个带着渴望的眼神张望着紫洛,

《十八章童年事件的始末》

而他站在的是一个角落,似乎他并不希望自己离开这里,但是偏偏紫洛手指的方向就是这里,他诧异的抬起头,看向紫洛,明明知道她一定是一个骄傲的小公主,还要自己当她的专属玩伴,心里本想立刻拒绝紫洛,但是他抬头的瞬间,一张精美绝伦的脸庞,紫色的眼眸,不禁也震撼了一下,他知道自己长的也很漂亮,可是和广场中心的人儿一比,似乎已经黯然失色……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对于许流年来说,这似乎有一世纪那么长,手术室的灯亮了,一位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

“我……”本来到嘴边的拒绝话语却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了,

“许少爷我们暂时抢救成功,但是病人的情况不太稳定,还需要渡过今晚的危险期,病人以前发没发生过车祸等巨大的撞击事件,病人的心脉明显是经历过创伤的,而今天会发生这种状况,应该是旧疾复发,并且受到了刺激,我们的人力已经尽力了,现在真的只能听天,看病人本身的意志力,不过许少爷,还是做好……准备吧”听医生这么说,许流年心底的无名之火便即刻燃起

“你叫什么名字?”紫洛慢慢的走向他,轻轻的问着许流年,声音如百灵鸟般清脆悦耳

“滚,我告诉你,如果紫洛有什么三长两短,我立刻拆了你们医院,救不了人还开医院干什么当摆设么,然后,一个个把你们抓去非洲当义工”许流年的眼底血丝纵横,明显是疲惫与恐惧引起的他的洛洛不会的,一定不会的他又再一次没有保护好她

“我叫流年,没有姓氏”当时的他不自觉的出声回答

“许少爷我们一定会尽力的,紫洛小姐福大命大,一定不会有事的,许少爷你可以试着用一些紫洛小姐在意的人或者事去唤醒她”那位医生因为许流年的话,从头凉到了底,许少爷向来是说一不二的人,他现在只祈祷着紫洛小姐可以快速醒来……

“流年,很美的名字,我妈咪是土耳其的国籍,所以你不能和我一样随母姓,我爸比姓许,流年若许,你叫许流年可好”紫洛眨着天真的眸子,

“不是尽力是…必…须…”许流年的眸子更加清冷,他不允许有一丝意外产生,绝不允许

“好……”他听到这个精致的女孩给了自己一个姓氏,一丝温暖从心底滑落,

“恩许少爷,必须必须”医生吓得立刻消失在许流年的面前生怕自己再说错一句话,惹怒了这位性格暴躁的狮子……

“看你的样子比我大吧,以后你跟我回家,我就叫你哥哥,流年哥哥”紫洛似乎很笃定许流年会跟她回家一样

还未清醒的紫洛在洁白无杂质的房间里安静的躺在病床上,面容苍白,无生还的迹象,但是一切仿佛很和谐,紫洛与整个房间相融合,她如一个沉睡的小精灵,需要王子的呼唤来唤醒……

“我今年十岁,但……我不能跟你回家,我喜欢这里……”他还是拒绝了紫洛

许流年慢慢走进,看着这样的紫洛,还有那医疗器械上生命指数的波动似乎快要成为一条直线,突然之间,悲伤铺天盖地,在他心中一点点流逝,浸透,慢慢腐蚀他的血肉,而他或许疼到没有知觉,连跳动的心也因紫洛的生命流逝虚无缥缈,不在跳动……

从来没有被拒绝的小公主,头一次体会到了被拒绝的感受,心里不舒服的便离开换了脸色

许流年走到床边,握着紫洛无力的手掌,一时之间,竟然哽咽,不知道可以说些什么,双唇紧闭成一条直线,可以看出他带有深深的自责,

“哼,为什么,我爸比说这里的每一个孩子都希望有人带走他们,给他们一个家,你说你喜欢这里,你说谎”紫洛不禁红了眼眶

“许少爷你可以试着用一些紫洛小姐在意的人或者事去唤醒她”耳边回想起医生的话,他本想去给冷翼打电话,也许丫头是喜欢冷翼的吧,可却因为他的不甘心和自私,只要一个小时,洛洛,给我一个小时,让我来唤醒你……

“我……反正我不会离开这里”他被点中了心事,的确,这里的孩子每一个都希望自己可以感受到家的温暖,但是他不可以抛下若可的,

望着病床上的人儿,许流年双唇请启

“哼……我就要你跟我回家,你的拒绝无效,回去准备三天后我来接你”紫洛说完,小嘴巴嘟着心情不好的去找她的爸比她要告诉爸比,他就要这个小男孩……

“洛洛,你知道么,你是我见过在这世界上最美的人儿,从看你的第一眼,我就会不自觉因你而牵绊”

许流年望着她的背影,心底一丝异样闪过……

“洛洛,你知道么,在十年前我就想把你这个粉嫩雕琢的女孩占为己有”

聚集的孩子们也失望的离开了这个地方,他们很快就适应了,毕竟不是头一次有人来领养他们,没被选上似乎也成常事了

“洛洛,你知道么,十年的光阴里,是你,令我痛恨,却又令我深爱,在每一个没有你的夜里,折麽我的将是载满思念的梦魇”

只有他站在原地没有动,十岁的他已经懂得了很多事,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