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邦鹏用了11年时间,把自己打造成一个不折不扣的清华人。令周围人大跌眼镜的是,博士毕业之后,谢邦鹏竟放下博士身段,默默选择到网电上海浦东供电公司基层某单位,当了一名工人。

清华博士谢邦鹏:当一线电工怎成了“另类选择”

不是没有橄榄枝伸向谢邦鹏。还没毕业,他就收到两个含金量很高的OFFER。国网总部和国网四川电力总公司有意网罗人才,而搞电力研究的谢邦鹏博士早已名声在外。可是,谢邦鹏想:再好的单位充其量也就是搞搞研究,或者当个小领导。如果理论不能用于实践,研究再深有什么用?知道自己真正需要什么的谢邦鹏,在收到两个OFFER之前,就作出了“到一线基层去工作”的决定。他并没有因OFFER的诱惑,而改变自己的决定。

清华博士甘当一线电工 大材小用?

少数知情好友和家人劝他:“到那种小单位,一辈子没有出头之日也有可能。千万不要头脑发热。”众人就更不理解了,一个清华博士为什么会选择去当小工人,那不是大材小用吗?谢邦鹏却“一根筋”到底,2008年,他背起行囊义无反顾地到了上海浦东电力公司,在基层某班组当了一名普通工人。

图片 1

到一线的第一天,满脑子数据图纸创新理论的谢邦鹏,面对各种线头、按钮、螺丝的实操,就蒙成一只大菜鸟,他啥也不会。第一个星期上班,他只有跟在班组师傅屁股后面全程陪站的份儿,因为不会和不敢,谢邦鹏连手都不敢伸一下。第二个星期上班,他换了位置,站到了师傅身边:边仔细看师傅的操作边问问题,还时不时地在小本上记要点。半年之后,他就主动向班长要活干并能独自操作了。一年之后,他就成了班组中当之无愧的“劳模”:加班多,接线多,拧螺丝多,读图纸多,做笔记多。曾经菜鸟的谢邦鹏,此时早已独当一面了。

谢邦鹏在工作中。张锐楠摄

工作了3年,积累了丰厚的实践经验之后,谢邦鹏才感到自己的羽翼渐丰、心里不空了。在一线基层,他找到了许多大显身手的机会,将高深的理论知识,转化到实践中去运用,去解决问题。近3年,谢邦鹏主导完成了27项发明,涉及管理、研究﹑实操各个领域;发表了8篇中英文论文。事实证明,谢邦鹏当初的选择是正确的。

“我喜欢在一线工作,那里有我成长所需要的土壤。” ——谢邦鹏

他特别得意于那些实用性很强的小发明。比如,谢邦鹏用电力控制理论研究出一套能准确计算线路损耗的方法。之前工人们都是用“毛估”的方法,自然不准确。再比如,谢邦鹏研究出了一种远距离遥控投退闸,省了工人们到实地投入、退出来回跑的麻烦。被一线工作的同事所称道的是,谢邦鹏开发了一套为工人量身定制的电器拆卸工具,同事们说这套工具用起来顺手多了。谢邦鹏认为:“实用性强的小发明,才是有生命力的创新。”

谢邦鹏如今所从事的工作,多少让人觉得有些大材小用。这个本科、硕士、博士3个教育阶段均与清华大学捆绑在一起的青年才俊,如今不过是国网上海市电力公司浦东供电公司运检部下,变电二次运检一班的小班长。

得知谢邦鹏不断获奖的消息,在电力总公司的表彰大会上,谢邦鹏的博导及中科院院士卢强,以现场录音的方式,力挺自己的弟子说:“当今社会,更需要有丰富实践经验的高技能型人才,只有像谢邦鹏这样到一线去锻炼,才能让自己更强大。”

与他同一年从清华大学电机工程与应用电子技术系走出来的同学,有的出国深造,有的进入电力相关科研院所做研究,有的到高校当起了教师,还有的早已在福建、广东等地的电力系统内走上管理岗位。而同样出身“名门”的谢邦鹏,却老老实实地行走在上海的大街小巷,验收设备、检修设备、排除电力故障、改造老旧设备。

从清华大学出来的同学,一般有出国深造的,有做学术研究的,有在高校当教师的,有在领导岗位的。而同样出身名校的谢邦鹏,却老老实实地行走在浦东的大街小巷,每天做着一个普通电工常做的那些事:检修设备,排除故障等。

从2008年博士毕业至今,他已经在国网上海浦东供电公司继电保护班组的最前线干了整整6年。直到最近,他的故事被上海媒体挖掘出来。

6年后,谢邦鹏的故事引起了电力总公司的高度关注,记者争相采访他,被问到多的问题是:“一个在清华读了11年书的博士生,选择到一线基层做一个电工,你真没觉得大材小用吗?”谢邦鹏笑着回答:“一颗种子再优良,也得遇到合适的土壤,才能开出美丽的花。而一线和基层,就是适合我的土壤。”当记着又问:“6年前后,你认为自己的大变化是什么?”谢邦鹏幽默地说:“从普通电工当上了电工班长,就是我大的变化。”

新闻一经传播,有网友评论这是“典型的大材小用”。但实际上,中国青年报记者经采访发现,在生产一线从业的经历或许正是“高大上”的工科博士们亟须补上的一门实践课。

更多有关变化清华基层土壤谢邦鹏的文章

到一线去,怎么就成了“另类选择”

13岁考取清华大学杨兴文

很多人不理解,一个读了20多年书的高才生,为什么会在毕业后选择去一线,而且一待就是6年;谢邦鹏其实也不理解,一个电力相关专业毕业的博士生,到电力工程的基层去把理论转化为实践,究竟有什么好奇怪的?

怀揣梦想去远航小若向日葵

实际上,在攻读博士阶段,谢邦鹏就已经想好,要尽可能把理论应用于实践。他的博士生导师、中国电力系统泰斗级学者卢强也是这么认为。

洪清华:旅游操盘手“死磕”楚金

与大多数人印象中“天天闷头搞学术”不同,谢邦鹏的博士生经历,并没人们想象中那么枯燥。导师卢强擅长电力系统控制理论研究以及智能调度系统研究,老师的研究本身,就是与电力系统的需求和现实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他的研究成果已广泛应用于世界各地的电力系统中。

凌晨四点钟的清华自动贩卖机蒋方舟

谢邦鹏在读博期间就跟着老师到上海做项目,选择上海、选择一线,远不是常人口中所说的“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那种无可奈何。除了国网上海市电力公司的聘用合同,谢邦鹏还收到过国网公司总部和老家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的Offer。如果选择去另外两家公司,他很有可能在研究部门专门做研究,也有可能成为某个部门的小头头,但他却决定去上海。

北大是泉水,清华是岩浆李 方

“我喜欢在一线工作,那里有我成长所需要的土壤。”对这个本科、硕士、博士都在清华念的“三清”博士而言,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一个博士,需要补什么课、在哪里可以补上这门课,“实践要多一些,越多越好”。

上一篇:王树彤:创业这活儿停不下来

他的决定,也得到了导师、中科院院士卢强的认同。在一次国网上海浦东供电公司内部举办的大会上,卢强以现场录音的形式,力挺已经从自己手下毕业多年的谢邦鹏,“我支持并赞成具有高等学历之才俊,厉行于生产一线,使所学理论知识运用于生产实际,这不仅不是轻用人才,反而是历练和造就能担当未来大任的精英之正道。”

下一篇:“氧气美女”左小青——给你温柔一击

老先生的意思很明确,成为能担当大任的精英,需要生产一线的经历,哪怕你是传说中的“清华博士”、“院士门生”。

每日重点推荐

博士到一线,一样变“菜鸟”

考琳·麦卡洛:谛听“荆棘鸟”的歌

事实证明,“到一线去”的决定是对的。在变电二次运检一班,初来乍到的清华博士,虽然成了吃瘪的“菜鸟”,却收获了难得的“读懂一线生产”的机会。

不幸的童年
美国作家海明威曾说:一个作家好的早期训练是不快乐的童年。考琳麦卡洛…

2009年年初,谢邦鹏第一次跟着所在班组的老师傅到一线工作时,全程“傻站”在一旁。这些操作性极强的工作,直接把这个满脑子装着创新理论和知识的博士生打懵了,“什么工作都搭不上手”。

安琪一辈子只愿做两件事

但在一线待了6年以后,这个博士显然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

潘谨勤威斯布鲁克:激情燃烧的岁月

谢邦鹏所在的变电二次运检一班,听上去没什么特别,实际上在浦东地区的供电保障中扮演着重要角色。这个班组的管辖区域包括上海自贸区、迪斯尼园区、张江高科技园区、浦东国际机场等重要地区。一个小小的设备故障,如果处理不当、设备动作不正确,都有可能造成大面积停电,影响居民生活、企业生产。

程颢一次震撼和一个决定

谢邦鹏总是随身带着一本皱巴巴的笔记本,在这个本子上,密密麻麻记录着他每天要干的事和工作要点。这样的本子,谢邦鹏有20多本。早些年时,主要记录各种专业知识、操作规程、使用说明书、简易图纸等内容;最近一年多,他逐渐参与到一些工程和部门事务管理的工作中,记录最多的,是每天的工作、会议,等等。

段奇清在“荒山”拾珍宝

他从不讳言自己就是一个“学霸”。各种繁琐的说明书、复杂的工作流程图他总能很快记住,并将这些所学及时运用到一线生产中。刚进班组那会儿,因为缺乏实践经验,他总是主动向班长“要活干”,单位规定下午5点下班,他经常主动加班到晚上七八点,很快他就成了班组里的“劳模”——拧螺丝最多、接线头最多、看图纸最多、做笔记最多。

宋静谁说长得丑的人就不能想得美

这些是任何博士阶段的学习内容都无法替代的。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